pexels-zen-chung-5537990

雙語國家是口號還是願景?


台灣以2030為目標,打造成為雙語國家,期盼從官方到民間,都能夠中、英文雙語並用。有些人可能問,那我們總統、行政院長、各部會首長是不是都要會開口講英文。理論上來說,應該是這樣。看看一些雙語或多語國家,如加拿大或新加坡,他們的總理大抵都會說兩種以上的語言,雖然並非兩種語言都很流利,但是簡單地溝通或說幾句應酬語,大概都沒有問題。台灣可能嗎?

台灣的政府官員會說雙語嗎?

台灣的總統不少是留學國外的,說說英文,也都沒有問題。倒是行政院院長或是一些部會首長,有些可能很難開口說英文,到了2030年,是否有辦法由上而下呢?

其實,大家都搞錯了。所謂雙語國家,表示兩個語言都可以通行,也都是官方或民間通用的語言,你會兩種語言當然很好,但是你只會一種語言如中文,並不表示你就不能肩負任何重要職位。

台灣發展雙語的兩個怪現象

大官不開口說雙語,可能在推動雙語上很沒有說服力。台灣語言學習有兩個怪象:一是大人不想學,卻要小孩子好好學;大人自己不想做的事又怎能一直要求孩子?何不放下自己的執念,坐下來跟孩子一起學、一起說,這樣不僅增加親子關係,也可以鼓勵孩子好好學習。

第二個怪象是好面子,怕自己講錯或說錯,怕別人笑。其實任何語言學習都是從錯誤中學來的。錯了,別人幫你糾正,又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一個部長講錯英文,部屬協助指正,難道就低人一等了嗎?當部長、當長官,不是靠英文發音或正確文法,錯又何妨?領導、專業、判斷、見識等,才是當部長的條件。英文只是溝通工具,英文說不好,慢慢練習即可,沒有什麼好丟人的。

我雖然是大學的英文系教授,但也常犯錯。即使是大學中文系的教授,中文就一定不會寫錯或講錯話嗎?我也常聽到美國人講錯英文,沒什麼失面子的。顧慮面子問題,就是台灣英文說不好的第二個怪現象。台灣幾乎每個人都學過十年的英文、一輩子的中文,開口說英文、中文,應該沒有那麼難吧!我常常覺得雙語國家最大的障礙不是語言問題,而是心理的障礙!

什麼時候一定要雙語?

大官雖然不用時時雙語在身,但是碰到重大、正式場合或發表重要談話,最好準備兩份稿子:一份中文、一份英文。如果自己擔心發音不好,可以找翻譯幫忙唸出或是打字幕,也可以達到雙語的目的。

當然未來重要文書、法律條文等,都需要有雙語版本,才不會引起誤會。兩種版本並不是要中英文對照,而是中文以中文的寫法來做,而英文以英文的習慣用法或法律用語(如法律條文)來書寫,並非要把中文硬翻譯成英文。

台灣有很多非常怪異的雙語標示,如「不要丟垃圾」,常被翻成「Don’t throw away the garbage here. 」可能引起外籍人士誤會,其實只要以英語母語人士常用的:「Don’t Litter」或「No Littering」即可。

政府官員的演講或記者會,也不一定要逐字翻譯,而是以英語的習慣說法來表達意思即可。期盼走向雙語國家,在正式場合,我們需要雙語;而在非正式場合,父母親或官員大膽地開口說英文,文法錯了、用詞錯了,不怕丟人,我們對雙語國家的想像才會成真。

雙語國家是當真的嗎?

當新加坡獨立時,喊出以英語為官方語言,而各族群的母語為第二語言,他們花了二十年以上的時間,也成立專責翻譯機構,花了百億經費才逐步完成;而加拿大政府在雙語政策以及多元文化的原則下,也編列不少預算,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能配合實施,人員、預算都到位。反觀我們,似乎只有教育部花了數十億在動員,其他部會似乎覺得與自己無關。唯有從上到下,全民參與,雙語國家的目標才能更容易實現。(文/致理科技大學講座教授陳超明,首頁圖片來源:Pexel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Tutor Jr踢踢觀點」《英語超能力》專欄

延伸閱讀:
想看經典原文書 從這裡下手

別再用發音評斷英語能力 只要能溝通就是好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