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fauxels/來源:Pexels)

從雙語政策開始:引進國際思維、國際人才與國際評量


自蔡英文總統提出「雙語國家政策」後,不少討論、研議雙語教育的文章或言論都持正面看法。這大概是藍綠難得的共識,台灣需要走出去,需要有更寬廣的國際空間,國人的國際視野、國際移動力、國際溝通力,都不可或缺。建立這些能力的基礎在於語言,我們除了中文之外,最能掌握的也就是從小學習的英語了。

雙語教育早就開始了

台灣各大學為了招收境外生,很早就開始推動以英語授課(English as a Medium of Instruction)的學程或學位。不少縣市首長這兩年開始在國中小推動雙語教育,不管是採用歐盟的「學科與語言並重的學習模式(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CLIL)」或是國際學校的「英語授課模式(English as a Medium of Instruction,EMI)」,台灣的英語學習熱潮又往前推了一步。

當然,也存在一些反對意見,認為從小母語沒學好,如何加入另一種外語,令小孩錯亂,可能造成城鄉差距;也有人認為使用英語來教學,對於學科學習一定會有稀釋或打折扣的危險。

很有趣的是,反對國中小雙語教育的人士大抵都是英語非常好的學者專家;反而英語不是很好的家長、社會人士或政治人物都舉雙手贊成。我曾經做過調查,以六都家長會成員及22縣市的民意代表為母數,發現超過九成以上的受訪者都贊成從小開始學雙語。

反對雙語的人士,大抵很少接觸第一線的國中小教育,對於小孩子語言學習過程停留在三、四十年前美國針對移民研究的雙語缺失為基礎,忽略了當時採樣的錯誤以及現在台灣雙語教育實施的現況。當時美國採樣帶有族群及經濟弱勢的偏見,也忽視了小孩學習語言的能力超乎大人。

台灣及歐美不少人士從小讓小孩學習兩種以上語言,成效良好,因為多元文化及語言獲得不少就學、就業機會。所謂的知識學習打折扣,也不能套用在台灣所推行的雙語教育。目前的雙語教育不以學科為主,而是生活藝能與動手做及技巧能力的課程、如體育、童軍、生活、藝術等作為授課主軸,對於知識的學習絲毫沒有影響。

我一直認為孩子多重語言能力,是父母親給小孩的最佳禮物。我從小給兒子學習三種外語:英語、日語、阿拉伯語,沒有影響他對於台灣的認同(他也會講台語),也沒有影響他學科學習,最後考上不錯的高中與頂尖的大學,現今工作也都因為外語能力獲得不少優勢。

學習方法的改變──高中之前,不要教文法

雙語或更多的外語學習,絕對是我們國家對外競爭的利基。最重要的,其實是如何學習以及何時學習。我們過去外語學習大抵偏重語言知識或是文法、單字背誦,缺乏使用觀念,因此學了十年英語,還不知如何應付日常社交能力。如果從小以聽、講能力為主,先從使用及溝通的概念出發,語言知識到了足夠的語言量後再加入,就是事半功倍。

所以長久以來,我一直主張文法到了高中以上再來教,國中小不要教文法等語言知識,單字也不應該以背誦為主,而是透過聲音去使用。好的語言學習方式,是使用它,不是學習它。

這也是我們一直推動EMI在台灣國中小雙語教育的基礎,讓學生熟悉這些語言的聲音及附隨的語意,這就是學習外語的第一步。

如何檢驗學生會了嗎?從國小到國中都有不同的評量機制。我主張以能力指標的方式來檢驗,也就是使用以表現(performance-based)為基礎的一種評量機制:會講、會聽、會讀,這才是能力的提升,不是使用文法或用法的考試。

要不要語言能力證照?

前一陣子大家也為了大學要不要設立英語畢業門檻吵翻天,甚至最近也有台灣學生利用時間差來獲取多益(TOEIC)考卷,以求高分。很諷刺地,這更印證了這些考試的價值性與重要性,要不然怎麼有人甘冒風險做這種投機的事?

台灣的國家考試或大學考試也偶而會出現一些作弊或投機行為,難道就把考試廢除了嗎?其實假冒的能力沒有用,證照只是入門標準,很多企業第一關就以英語即席口試、辯論開始,有假冒的成績又如何呢?好好提升自己能力才重要。

我一直認為英語能力的認證有無必要,是看需求來決定。現今求職或應考人數眾多,很多大學(或高中)及企業,都需要英語能力,透過英語證照來做第一關篩選。畢竟這些學校或企業要求學生具備相當的語言能力,才能應付學業與工作。

即使廢除大學畢業能力標準,準大學生或社會新鮮人還是得自行去考證照,又有何區別?而大學設立標準,說實在一點,就是要學生「提前部署」。如果說這是商業行為,哪種社會行為不是商業行為,老師指定學生買某一本教科書,也是種商業行為吧?

哪一種證照較好?有免費的嗎?

至於要考哪一種證照,那就看需求面來決定:如果想出國唸書,就要以托福(TOEFL)及雅思(IELTS)為主,如果想要在國際或跨國公司工作,就可能需要一些國際認可的英語證照。

那本土的英檢考試呢?這也是由需求面來決定。這些檢定考試沒有一項是免費的,這不是都是商業行為?就業、就學不也是為未來前途及商業行為做準備嗎?台灣人一直希望一切免費,其實我也希望免費,完全沒有商業行為。本土英檢考試可否完全免費呢?付費參加語言檢定測驗,是對自己的投資,如果你自己都不願投資自己,誰要投資你呢?

本土與國際的鏈結

引進國際教育機構與思維,「雙語國家」就是這條路必經的過程。

我一直主張台灣的國際化需要全面的,不管是企業面(包括教育事業)、人才面、法規面。教育方面,我們應該有更多的國際思維,引進國際教育人才、國際教育機構、國際教育認證;而不是關起門來,認為自己的最好。英語文能力,需要國際認證;企業國際化,需要國際產業的鏈結;台灣人才,也需要走入國際大型或跨國企業。

本土化與國際化,從來不互相違背,把台灣本土培養的優秀人才展現給全世界,也把世界優秀人才帶進台灣企業,這才是台灣未來要走的路。「雙語國家」就是這條路必經的過程。

語言溝通是這一切的基礎,雙語也是國際教育學者如Ofelia Garcia一致公認的21世紀人才基本能力。不管是教育、不管是英語能力認證,都需要國際化。強調本土思維,忽略國際化標準的重要性,難道台灣一切都自己關起來門做生意嗎?引進國際教育機構、國際教育思維,如線上外師Tutor ABC、Amazing Talker等;引進國際教育人才、國際評量標準,如PISA、SAT、TOEIC、IELTS等,才能推動本土企業與教育的改革與國際化。

雙語教育的推動、雙語國家方向的建立,才是台灣最重要「本土與國際」結合的議題。(文/陳超明;頁首圖片來源來源/Pexel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Tutor ABC)

延伸閱讀:
英語擬為第二官方語言 是文化、經濟或戰略?推動第二官方語言 立委、官員、學者交流看法
以溝通為重 用中英雙語學習專業科目/CLIL教學 創新的英語學習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