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柔喜歡到世界各地旅遊,在旅程中收穫回憶,也不知不覺提升語言能力。(照片提供/林逸柔)

打工度假挑戰從零學英語,她準備外派海外當國際金融人才


當每天上班都在重複相同動作,面對穩定薪資與休假,你會陷入安逸,還是迎向挑戰?擔任兆豐銀行蘭雅分行專員的林逸柔,畢業後不走尋常的求職路,明知道自己不會說英語,卻直闖澳洲打工度假;有份銀行行員的安定工作,仍想挑戰海外職涯。

林逸柔畢業自東華大學經濟系,第一份工作是在彰化銀行擔任辦事員,負責開戶、存放款、外匯等分行業務。一段時間後,她發現相似的工作內容重複性高,再加上在澳洲打工度假的經驗,讓她興起想到海外工作的念頭,於是報考兆豐銀行的儲備外派人員。

外語打底強化銀行業務

兆豐銀行的儲備外派人員不只要在台灣分行工作,而會由公司分派到美、英、法等國的海外分行,因此筆試要加考中英翻譯等語言項目,還須具備多益英語測驗(聽力與閱讀)800分以上的成績,使得多益810分的林逸柔在考前就多了一份優勢。「因為有英語門檻,篩掉很多考生。」

公司要求儲備外派人員需要熟悉銀行所有業務,外派前要在各部門間輪調兩年。林逸柔就從櫃員開始,接觸開戶、外匯、放款等業務,掌握不同部門需要的知識。在進出口部門須學會看單據,在國際貿易部門要熟悉交易流程。

林逸柔覺得想成為銀行行員,最重要的是細心。她嚴肅地強調,專業能力可以入行再學,但行員每天都要經手大量的傳票和資料,若出錯會造成金錢損失,因此一定要養成細心的習慣。

除了銀行業務,儲備外派人員也要有接待外籍客戶的能力,因此林逸柔被分派至位於台北市天母的蘭雅分行。蘭雅分行因鄰近台北美國學校、台北歐洲學校等單位,每天都要接待大量外籍客戶,讓她直呼「根本不用刻意保持英語能力,因為天天都在講,講英語變成很日常的事。」

先前在彰化銀行工作時,一年頂多出現一到兩位外籍客戶,她因為外語能力突出,也因為只有她敢跟客戶說英語,每當外籍客戶出現,就由林逸柔負責接待。不過到蘭雅分行工作後,她發現外籍客戶和台灣客戶無異,除了講解要轉換成英語、平時多熟悉一些銀行業務的常用詞,開戶、匯款等作業流程完全相同,習慣後也不覺得碰到外國人有什麼特別。

接待時她還喜歡和外籍客戶聊天,了解對方國家的大小事。她聽了一位南非人分享才發現,南非除了英語外還有10種官方語言,大多數南非人除了英語之外還會一、兩種其他母語,令她大開眼界。

林逸柔能自在地和外國人聊天並非她天生語言能力好,她雖然喜歡旅行、到處體會不同的文化與當地生活,但她不會說英語,甚至一度因語言能力差而深感挫折,直到一次澳洲旅行的經驗,讓她就此轉變。

從零開始在澳洲學說英語

大學畢業,出社會工作前,林逸柔曾到澳洲生活一整年。她說,當時不想立刻找工作,決定給自己一個gap year,到澳洲打工度假。那時她雖然已通過多益600分的畢業門檻,卻只會考試,一個字也讀不出來。不過為了到處去旅行,英語是必須掌握的能力,因此在出發前就設下「在澳洲學會開口說英語」的目標。

她原本以為相比於英美,澳洲人說的英語比較簡單,但到了當地才發現澳洲人講話口音重、語速快,不同於歐美的用詞也讓她一度吃足苦頭。她在咖啡店工作,但一個月後老闆發現她不會講英語,直接辭退她,她大受打擊。「客人點餐我完全聽不懂,要請他們用手去指才行。那時候我每天都在上班地點哭完才回到住處,強迫自己要接受這個環境。」

她要求自己無論是工作、逛街、採買生活用品,都要抓緊機會用英語和當地人、和打工時的客戶、和住處的其他外國人交談。「當你敢開口的時候,每一次的開口都會比上一次好一點。」

到澳洲打工度假的經驗,使林逸柔(右二)對海外工作心生嚮往,圖為她參觀Swan Valley葡萄酒莊。(照片提供/林逸柔)

澳洲是台灣人打工度假的熱門選擇,當地有不少華人聚集地,只會中文也能順利生活。她曾碰到一位已在澳洲居住30年的華人,由於只在華人區活動,至今仍然一句英語也不會說;但她為了說英語,甚至刻意避開華人聚集的地區。

她也善用當地資源,讓自己置身全英語的環境,回到住處就打開電視,聽全英語的新聞和節目。隨著聽得懂的詞彙越來越多,她的英語能力就在不知不覺間進步,甚至現在說英語還帶一點澳洲腔,成為意外的紀念品。

在澳洲遊歷的一年讓林逸柔獲得無價回憶,並促使她報考外派人員。對於想打工度假或者進入銀行業的學生,她建議「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有自己的想法、不要盲從。」為每一個決定訂下目標,充實度過每一階段,即使是跳脫常軌的gap year,也能收穫滿滿。(文/謝維容;頁首圖片提供/林逸柔)

【林逸柔小檔案】

出生:1990年
現職:兆豐銀行蘭雅分行專員
經歷:彰化銀行辦事員
學歷:政治大學行政管理碩士學程在職專班、國立東華大學經濟系
英語程度:多益英語測驗(聽力與閱讀)810分

延伸閱讀:

想在工作用英語 會計轉職控股公司 薪水比同業多三成
七年級女生創業,教企業用英語說故事、建立國際品牌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