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1_pexels-katerina-holmes-5905920

在地國際鏈結 外籍生與台灣高中生的英語邂逅


我的學生安娜在新竹高中教英文,請我提供一些外國學生名單給她,她想邀請外籍生與自己班上的學生探討英文課本中的議題,並挑了兩則課文,分別有關台灣過春節的民俗文化活動,以及我們對待瀕臨絕種動物應有的態度。為此,我推薦了來自越南、蒙古、印度和俄羅斯四位學生參加她所設計的活動。

從被動吸收到主動表達 說英文學英文

安娜的教學設計涵蓋英語表述、批判思考和國際對話,學生在讀過課文後,從單純的語言學習,進一步練習如何將學到的資訊,重新轉述並加上自己的意見,形成個人意識與認知,再透過與國際學生對談,學習跨文化比較,深化理解文章內容以及不同文化的意見,再從中建立獨特的個人觀點。

這個過程突破傳統英語學習的框架,從語言知識的記憶與背誦,到驅動學生「應用」課文所學的知識,並與外籍生進行真槍實彈的語言交流。整個課程設計回歸英文學習的本質:利用英語來表述自己,並與他人進行知識與情感的交流。安娜的活動設計是語言作為一種溝通工具的教學實踐。

學生經過這個實驗,留下回饋意見,驗證這次教學活動的價值,摘要幾則與大家分享。

  1. I’m glad that we had a happy meeting and I could receive ideas not just from the textbook. Besides, it was a special experience to use English to communicate with people from another country. I learned a lot.(我很高興我們有一個愉快的會面,我不僅從教科書中獲得想法,此外,用英語與另一個國家的人交流是一個特別的體驗。我學到了很多。)
  2. I was glad that you came to chat with us. You gave us information about extinct species in Russia which was not mentioned in the textbook. This exchange of ideas helped me understand the text better.(我很高興你們來和我們聊天,向我們提供了教科書中未提及、俄羅斯已滅絕物種的資訊。這種交流幫助我更好地理解課文。)
  3. English is the language that allows us to experience the world. However, it is difficult to find a chance to talk with foreigners only in English in Taiwan, so I really appreciated you gave me this momentous experience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英語是讓我們體驗世界的語言。但是,在台灣很難找到只用英語和外國人交談的機會,所以我真的很感謝你給了我這次重要的經歷來參與談話。)
  4. Even though I did not talk in the meeting, I was impressed by the interaction. To be honest, I also have poor English, and I am too shy to speak, not to mention in English. But after observing my classmates and because of your encouragement, I think I can try to speak. (雖然我沒有在會議中講話,但我對這次的互動印象深刻。老實說,我英語也很差,而且我都不好意思開口,更別說要用英語。但是看了我的同學,以及有你們的鼓勵,我想我可以試著說話了。)
  1. You said English should be a tool for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and we don’t have to worry too much about our accent and usage of words. This really inspired me. It motivated me to learn English. (你說英語應該是國際交流的工具,我們不必太擔心口音和用詞。這真的啟發了我,並激勵我學習英語。)
  2. I am very grateful for the Indian culture brought by Arjun. Although there were some words that I didn’t understand, I still got the main idea from the discussion. Without you, I wouldn’t have been able to learn so much about Indian culture. Although I couldn’t hear some words clearly (the gods’ names), I could imagine how evil and good fight against each other. (非常感謝Arjun帶來的印度文化。雖然有些詞我不明白,但我仍然從討論中得到了主要的概念。要不是有你們,我不可能了解這麼多關於印度文化的知識。雖然有些詞聽不清楚(諸神的名字),但我可以想像邪惡和善良是如何相互對抗的。)
  3. I feel grateful to have a meeting with you. The subject we discussed was interesting. I didn’t know there are so many interesting facts about Indian festivals. Cultural diversity and uniqueness are indeed treasures of human civilization. (能與你們見面,我感到很感激。我們討論的話題很有趣。我原本不知道印度節日有這麼多有趣的事實。文化的多樣性和獨特性確實是人類文明的瑰寶。)
  4. It was awesome when I finally found that I could understand a foreigner. When you said it was a shame that Vietnam has water pollution, I also felt the same way. Taiwan produces serious air pollution, too. You gave me the courage to keep learning English.(當發現我終於能聽懂外國人講話時真的很棒,當你為越南的水汙染感到可惜時,我也有同樣的感受,台灣也產生嚴重的空氣汙染。你給了我繼續學習英語的勇氣。)

綜合上述的回饋,學生表示和外國學生對話,可以學到課本以外的第一手資訊,聽到不同國家的人談他們的文化習俗與社會運作,有助於深度理解課文。

在台灣能和外國人用英文交談的機會很少,這次的課堂設計是許多學生第一次用英文和外國人直接溝通。縱然受疫情關係,只能透過線上交流,但無礙大家在輕鬆愉快的環境下自由交換意見,也從中得到學習的快樂與成就感。

有些學生因害羞或緊張,原本忐忑不安,但發現透過英文能表達想法與情感後,也頗有成就感;更有學生原本缺乏信心,不敢開口說英文,但在一旁觀察其他同學的表現,也重拾學英文的信心,覺得自己也可開口嘗試說英語。

四位外籍生的英語皆帶著各自國家的口音,有些字詞或許剛開始學生聽不懂,但高中生也能自行透過上下文的情境,判斷語意要旨,來進行互動對話,這正是最好、最真實的語言學習過程。相信參與這次活動的同學都會對國際交流與學英文有了新的認知,在他們未來的學習路程中,這次經驗必然能產生某種正向的力量。

缺乏開口練習 英語學用不彰

國人英語學習效率不彰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學」了沒機會「用」、為考試而學,不能為生活而用,「學」「用」之間有道跨不過的鴻溝。

語言學習最好的方法就是實際使用,從使用中不斷修正錯誤而達嫻熟表達的境地。我們沒有自然說英文的環境,學英文經常事倍功半。試想一個人從國小到高中都上英文課,理論上應該有個基本能力;但現實是從小到大學了12年的英文,卻從來沒有機會實際應用。就像在岸上學習所有游泳的知識,但從沒下過水,當然學不會游泳。安娜的教學嘗試,創造一個演練英文的機會。

此外,許多人受困於標準英語的迷思。其實以英語為母語的人數只占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換句話說,全球四分之三的人母語都不是英語。其實在許多的國際場合中,我們溝通的對象多是非英語為母語的各國人士。英語是一種通用語 (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簡稱ELF),也是一種「全球英文」(Global English)。

英語作為國際語言,以能溝通為主要目的,各國皆有口音,不必因擔心英文說得不夠標準而不敢開口。

全球英文以溝通順暢為主要訴求,因此流暢度(fluency)比準確度(accuracy)更重要。許多人因為怕說錯英文而不敢開口,因此缺少練習反而永遠學不會。其實溝通是雙向的,對話的雙方有責任盡力去理解對方,也盡力表達自己。這種互助合作的溝通意願,正是對話得以進行的關鍵。況且標準英語根本不存在,即便是美國人所說的英語也和英國人或澳洲人的不完全一樣。英語作為國際通用語,以溝通為主,對發音和文法有較寬鬆的接受度。

這個實驗裡同學要試著去理解蒙古人、越南人、俄羅斯人和印度人的英語,以ELF的觀念來進行溝通。這個經驗大抵是成功的,中間雖有口音、文法等小問題,但不因此造成無法溝通,外籍生也鼓勵高中生大膽開口說英語。語言能力的養成,不像數學重理解,而需要演練成習慣。安娜的課強調實踐重於「英文知識」的學習,以「用」代「學」,從「用」中「學」,才是語言學習的正確方法。

創造交流平台 英語學習不必捨近求遠

國內的大專院校中,目前有超過一萬三千名外籍學生在台灣求學。他們大多在校園的烏托邦世界裡讀書和生活,跟台灣社會的接觸面向並不寬廣。如果有個機制,讓他們可以和台灣的高中生交流對話,對他們而言,也是接觸不同的台灣社會,擴大他們台灣經驗的機會。對本地中學生而言,也是國際交流的啟蒙。

透過語言交流,學用合一,英語學習才能有效進步。

最近因應108課綱,大家都在談「素養」。我們對國際文化的理解與融入地球村的態度,也是一種國際化素養。國際化素養不只是語言問題,它涉及我們對異文化的態度與全球社群的認知。基本上,這個素養也就是人文精神的實踐。學生除了學好英文外,也可透過與在台國際生的接觸,搭建了解他者的橋梁,進一步學會包容、欣賞、甚至感激的人文胸懷。杜甫在《春夜喜雨》裡說:「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國際化教育也是「潤物細無聲」的過程,需要在生活中點點滴滴去學習和養成。安娜的課程開啟了這樣教育的可能性與想望。

最後我要在此呼籲,全國縣市政府的教育局出面媒合當地大學與該縣市中學建立國際交流的夥伴關係,搭建一個永續的平台,讓國際交流連結英語學習,得到一個建制化穩定發展的機會。例如在平台上,大學端輪流負擔提供有興趣參與的國際生名單,各高中可依需求上平台與大學聯繫,邀請外籍生參與英文課教學,或其他國際文化活動。這個平台只要長期經營,必能見其功效。

現在距離2030年雙語國家藍圖還有9年,目前大專院校和各級中小學都在「瘋」全英語上課,以英語為教學語言的EMI(English as a Medium of Instruction)和整合語言與內容的CLIL(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教學法成為主流王道。這些方法都好,但其成敗關鍵還是在於是否能夠創造「用」英文的機會。安娜的課程為高中鏈結大學國際文化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示範。高中端的國際教育,不用捨近求遠,可反過來思考如何利用國內龐大的外籍軍團,創造一個真實的英語接觸圈(contact zone),那麼我們的雙語國家夢也許就能踏出成功的一小步。(文/莊坤良;圖片來源/Pexels)

【莊坤良小檔案】

現職:亞洲大學特聘教授
學歷:美國南加大英美文學博士

延伸閱讀: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從水煮蛋的吃法談跨文化素養與體驗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131表述法:表達能力的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