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嘉義市找間咖啡店享用早餐,望著人潮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文化探索:漫遊嘉義(上)


周末去嘉義探親兼旅行,早餐到東市場覓食,熱鬧的市場老街上,有一幢老診所改裝的咖啡廳。診所外表是洗石子的二樓洋房,外觀的窗花是淡淡的天青色,洗石子的廊柱、樓梯和地板,看來有百年歷史,應是日據時代現代主義融合東洋風格的建築,這種混合式的建築,在當時應該是很新潮的產物,也代表主人的品味與社經地位。

中年店主親切,和他聊幾句,他原來在台北工作,想家,就回來,租了這間老醫院,開起咖啡館。醫院原來的格局不動,盡力保持原貌,診間與病房,都改成咖啡包廂,裝設簡單,帶著庶民生活的親切。老屋活化,人回來了,都市的廢宅,甦醒了過來,帶著一股醇郁的歷史芬芳,上了年紀的來懷舊,學生來看書,上班族來談事情,咖啡廳給老市區帶來新生氣。

在嘉義街巷 品味本土與異國的揉雜風情

清早人少,我就選亭仔腳的一個角落面向馬路的咖啡桌坐下。叫一杯手沖水洗、淺烘培的耶加雪菲,愛它特殊的果香。微酸,回甘十足。點一份簡單的三明治,安靜讀報,看臉書,放空發呆,偶而抬起頭來,看老屋前的市場巷道,兩旁商家和地攤,也很熱鬧:
有人賣陝西肉夾膜,夫妻合作經營,黃土高原的味道和漢唐大國的想像。
有人賣平價壽司,日式飲食隨日本殖民,早已深入平常百姓生活。
有人賣墨西哥麵包,剛出爐的麵包帶著南美洲熱情和年輕創業者的雄心。
有人賣越南的法式麵包三明治,新住民把故鄉的美食帶進台灣人的脾胃。
有人賣台式竹筍肉包,剛出蒸籠,顆顆白嫩的麵皮,令人垂涎。
也有鄉下農婦,賣當天早上從自家農地新摘的荷蘭豆、土芒果和番茄。

看著傳統市場裡鮮活的市民生活,充滿著本土與國際色彩,細想,這些最在地的傳統美食和外來的飲食文化,早已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成為台灣美食的一部分。

台灣早在十六世紀大航海時代,就走入國際政治與經貿的舞台。原住民早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了數千或數萬年,大航海時代西班牙人來北台灣了,荷蘭東印度公司經營南台灣,建立殖民政權,也帶來歐洲的生活、文化與思想。明朝的鄭成功來了,建立漢人的東寧王國。

清朝來了,閩南人大量移民台灣,「篳路藍縷,以啟山林」,開發這塊處女地。日本人來了,長達五十年的殖民統治,留下創傷與諸多文化影響。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延續中華文化血脈至今。歷經朝代更迭以及各種文明的洗禮,台灣人的性格裡早就含有多元文化的因子。

追古溯今 一探嘉義的城市文化性格

用完早餐,閒逛到蘭井街,這裡有荷蘭人留下的紅毛井,另市郊提供嘉義市民飲用水的蘭潭水庫,舊稱紅毛埤,也是荷蘭人開鑿的。早在大航海時代,嘉義就和當時的世界強國有了商業與拓墾關係,早晨市場農婦賣的碗豆、番茄,還有土芒果,都是荷蘭人引進到台灣的農產品。

歷史是時空的延續,凡在土地上發生過的人事物,都會留下來成為歷史文化的一部分。嘉義古稱「諸羅山」,原為平埔族番社Tirocen社的音譯。充滿漢人觀點的「開山撫番」,創造了充滿族群爭議的「吳鳳」神話,也是發生在這片土地上,原漢衝突至今仍是敏感的族群問題。

除了原住民,明鄭時期大量的閩南人,跨過黑水溝,移民台灣,自然也帶來原鄉的信仰。例如建於清康熙28年(1689年)的「雙忠廟」、建於康熙40年(1701年)的「仁武宮」、創建於康熙54年(1715年)的「嘉邑城隍廟」,這些超過三百年的古廟,今日香火鼎盛,傳承不斷,仍然是現代人信仰與精神的寄託所在。

嘉邑城隍廟見證了嘉義地方歷史以及文化信仰中心,目前列屬國定古蹟。

日治時期,嘉義因阿里山伐木而成為林木集散地,與木材相關的產業發達,嘉義製材所保留了原貌,現在是一座博物館,觀眾可以透過展覽了解當時的盛況。附近的北門火車站,典雅樸素,保存良好,現每天還發車帶觀光客上阿里山旅遊。北門旁龐大的林務局宿舍群,經整建成「檜意森活村」,保留古貌,引商家進駐,現已成了市區最大的觀光亮點。

不管政權如何更迭,文化總在延續中生長,但這種傳統延續也包含了創新的因子,因為所有的傳統都曾經是創新的,所有的古典也曾經是流行的。傳統與創新、古典與現代、本土與國際,都存在一種辯證關係。嘉義市也是個結合傳統與創新的城市,小巷子裡有專營本土在地文史的獨立書房,市府也每年辦理具有國際風情的管樂節,在地與國際的唱鳴,同樣悠揚。(文、照片提供/莊坤良)

【莊坤良小檔案】


現職:亞洲大學特聘教授
學歷:美國南加大英美文學博士

延伸閱讀: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文化探索:漫遊嘉義(下)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在台灣,也可以很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