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公園擺出畫家陳澄波的複製畫。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文化探索:漫遊嘉義(下)


過去幾百年來,台灣歷經不同族群的統治,無論是環境建築或生活文化,都已融合了多元文化。筆者莊坤良漫遊嘉義,探索歷史在這塊土地上留下的痕跡,看見不同文化在嘉義相互交融。前文請見:【莊坤良×跨文化筆記】文化探索:漫遊嘉義(上)

嘉義又稱「畫都」,優秀畫家輩出,著名的畫家陳澄波、林玉山、陳銀輝、蘇憲法、李振明等,都是嘉義人。陳澄波不幸死於228事件,但他畫的嘉義故鄉,已成為嘉義最珍貴的文化資產。

嘉義火車站建於日據時期的古建物,依然散發著現代主義的風采,附近的新地標是「嘉義市立美術館」,興建於 1936 年,日本建築師梅澤捨次郎的作品。這棟古蹟活化的「新」建築,原是菸酒公賣局嘉義分局。它圓弧的磁磚外牆,搭配湖水綠的窗框,非常吸睛。

老屋翻新 看見嘉義創意能量

嘉義也是「木都」,舊監獄旁的幾排日式老屋,經整建重新以「實驗木場」的腳色出發,形成木文化工作聚落,提供體驗的木創工作坊,頗具吸引力。這幾排日式老房,當年還吸引侯孝賢導演來此取景,拍攝電影《童年往事》,為這個聚落增添了藝文的色彩。

舊監獄也很特別,它的中央監控結構,見證法國哲學家傅柯(Mitchel Foucault, 1926-1984)在《規訓與懲罰》(Discipline and Punish)中所說─監獄的管理哲學就是創造自我監控的機制。舊監獄聚落的再利用是一種活化傳統的創新作法。

在城市裡轉了大半天,覺得口渴。下午到一間也是由老醫院改造的豆花店。文青風格的個性小店,賣最簡單的豆花,但建築物本身就是最大的賣點,店主把一二樓的隔間全部打開成一個共同空間,零落幾張小桌和長桌,奢侈而空曠。後院諾大的院子只在幾株大樹下擺了三張桌子,空間感甚佳,一碗豆花就能享受的閒適空間。活化老建築,重新定義空間,也展現嘉義人的創意思維。

文化的生成貴在多元與包容。台灣本來就是個生物多樣的寶島,加上歷史因素,幾百年來,不同的文化在這塊土地上融合,孕育了台灣人對文化創新的熱情與能力。文化不是先天的存在(being),它是一種生成的過程(becoming)。它強調不同元素的融合,是一種動態成長的能量。

從街頭的招牌可看出台灣與嘉義市走向國際的痕跡。

嘉義也算是個歷史老城,但它的古典風華兼有現代視野,是個不折不扣充滿活力的老城。全球化的時代,全球與在地的文化互動交流越來越頻繁,所謂的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早已司空見慣。這個周末刻意在城市裡閒晃,感受國際與多元文化的融合,建構了這個城市的人文景觀。

多元包容 孕育繽紛的族群色彩

我在街頭當一日漫遊者(flâneur),基於職業本能,也發現有很多的美語補習班,學習英語的風氣很盛,可能是受到「2030雙語國家」政策的影響,家長都患有英語焦慮症。補習班多,英美紐澳來的英語教師也相對多起來。我在街頭碰到幾位金髮碧眼的外籍教師,在路邊小咖啡座聊天,過去和他們閒聊幾句,他們喜歡在台灣的生活,說嘉義是個宜居的城市,他們也能像本地人一般自在地享受在台的「異國」生活。

台灣早已是個多元文化的國家。我發現岳母家的印尼外傭,說得一口流利的中文,能做中國菜、台灣菜,也把南洋的香料和烹調特色融入台灣人的口味之中。這些菜肴像市集裡的越南河粉、月亮蝦餅、泰國酸辣海鮮湯一樣,正悄悄地改變我們的飲食文化。更不用說那些散落在城市巷弄間的商家,賣著印度咖哩、義大利比薩和西班牙海鮮燉飯,還有代表美式飲食文化的麥當勞漢堡和肯塔基炸雞,這些異國料理早已進入台灣人的日常飲食之中。

逛了一天,晚上靜思,想起林則徐的名言:「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台灣文化的包容性大,也造就其多元繽紛、創意無限的特性。嘉義這個26萬人口的小城,有歷史的縱深,也有年輕的創意;有深厚的傳統,也能和國際交流。嘉義人的日常生活,就活在國際與本土交融的文化裡。(文、照片提供/莊坤良)

【莊坤良小檔案】

現職:亞洲大學特聘教授
學歷:美國南加大英美文學博士

延伸閱讀: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從水煮蛋的吃法談跨文化素養與體驗
【莊坤良×跨文化筆記】文化探索:漫遊嘉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