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millennial asian applicant getting hired shaking hand of hr, employer handshaking successful smiling chinese candidate congratulating with job interview win offering employment contract concept

【TESOL論文】和朋友聊天沒問題 到了上台表現就不行?/從學習面解決 壓力對英語口語的影響


英語學習者在高風險情境中,會因為較大的溝通壓力(communicative stress),造成表現不佳。本研究量化分析37位密集英語課程學生在風險程度為低、中、高的情境中口語表現的語音模式,測量各種超音節語言特徵,包括速度、流暢度、突出字(Prominence)、以及音高。發現學習者在高風險情境中突出字較多、口語段落較短、音高範圍也較窄,而這些明顯的語音特徵也會讓學習者聽起來口語程度不佳,得到較低的分數。在文章最後,作者總結了英語教師可以幫助學習者在不同風險情境中有較一致口語表現的方法。《English Career》選擇編譯這篇文章,提供英語學習者與教學者參考。

 

在全球化社群中,英語溝通能力至關重要。在所有的溝通能力中,口語被認為是最基本的,而對英語學習者來說,發音清晰度更是能否順利溝通的關鍵。雖然文法和字彙上的錯誤確實也會造成口語溝通上的困難,但若發音問題太大,卻可能讓人根本無法進行任何對話。

 

關於如何在課堂中教授發音,今昔有相當大的變化。最初多半是使用聽說教學法,之後在溝通語言教學中則是完全不考慮發音,而今則是進入了發音教學的「黃金年代」。不同的場合對口語清晰度的要求也不同,因此英語發音專家,現任浩爾德社區大學密集英語學程主任的Tamara Jones博士強調應將口語與發音教學與這些不同情境有系統性地整合,讓學習者能夠在不同的情境中順利溝通。

 

工作、面試 風險越高越影響口語表達

 

在語言教學中,學習者經常會遇到各種不同的評量。根據這些評量對學習者的影響,我們可以說它們有不同的「風險」。比如說,簡單的課堂報告就算是低風險的評量,而參加有國際標準的測驗如托福網路測驗(TOEFL iBT),就屬於高風險評量,其結果會影響考生是否能順利入學及求職。在實際的溝通情境中也有不同風險。和朋友閒聊是低風險溝通,各種工作及移民面試、談生意、作證等等,就是高風險溝通。

 

初學者在學習口語及發音時,一般都是從所謂的「基本音段」開始,如母音、子音等的發音。但他們在各種風險不一的情境中的「超音段」發音能力,也就是比單一音節更大範圍的發音,是目前學界不甚了解的。許多研究顯示,這些超音段的發音特徵及要素,對聽者理解、評斷口語溝通,占了超過50%的重要性。在低風險情境中發音表現甚佳的學生,不一定能在高風險情境中有相同的表現。學習者可能在課堂中做了很多低風險情境的練習,但卻對高風險情境準備不足。本研究利用不同風險的課堂活動來了解這些影響,希望能幫助英語教師在課堂中設計各種活動,讓學習者在不同情境下都能有一致的發音表現。

 

英國聖瑪莉大學應用語言學教授Peter Skehan提出「溝通壓力」的概念,指出溝通的方式(如口語或是寫作)、時間限制、風險、參與溝通的人數、以及學習者是否能對溝通造成影響等,這些因素都會影響到語言學習者的表現。對學習者而言,課堂活動與評量的結果對他們人生造成影響的程度,代表了這些情境的風險性。

 

口語韻律(prosody)是口語流暢度非常重要的一環。韻律指的是口語的超音段特徵,如語調、突出字、重音、停頓、速度、以及音高。這些要素都可以被量化測量,而許多研究指出這些因素對聽者的理解度影響很大。比如母語非英語人士說話的音高變化範圍較小,韻律也較不順暢,這些都會造成溝通困難。他們在低風險情境中或許可以成功掌握這些要素,但在對他們人生有重大影響的高風險情境中,如考試、工作、旅行、移民等,這些壓力會對他們口語的超音節造成影響,讓聽者聽到不流暢的口語表現。本研究透過低、中、高風險的課堂活動,量測學習者語音特徵的變化。我們也進一步分析這些語音變化與最後成績的關係。

 

本研究的對象是37位在美國西南部參加密集英語課程(intensive English program, IEP)的國際學生。我們根據該課程參考TOEFL iBT 進行的入學分班測驗得知他們的英語程度,初學者九位,中低級14位,中高級14位。其中22位母語為中文,十位是阿拉伯語,三位說日語,兩位是韓語。

 

本研究收集了每位學習者在以下三種風險不同情境中的口語樣本:課堂報告、第15周的口語成果評量、以及畢業評量中的口語部分。總共分析了111份一分鐘的樣本。所有的口語樣本都是即席演說、沒有預先寫稿的。課堂報告屬於低風險情境,因為其成績對學習者沒有決定性的影響,而且在整個課程中進行過很多次。第15周評量占了畢業成績的40%,屬於中度風險情境。而畢業評量屬於高風險情境,其成績對學習者之後是否能進入大學就讀有決定性影響。

 

本研究使用Praat口語分析軟體分析樣本,針對表一中的各項特徵進行分析。根據過去研究,最能預測口語流暢與韻律表現的要素,是每秒鐘的音節數以及口語段落的平均長度。

音高範圍窄 容易讓人覺得口音重

 

研究顯示,情境的風險高低對所有表一中的口語特徵都有顯著的影響。學習者每秒鐘的平均音節數在課堂報告是6.21,第15周評量10.47,畢業評量則是9.77。程度較低者的音節數是7.49,比程度高者的10.11少了許多。將數據進行複迴歸分析後,結果顯示停頓較多的學習者,課堂報告的成績也較低。各項語音特徵對第15周評量的成績沒有顯著影響。在畢業評量中,停頓和突出字較多,也都會降低分數。

 

課堂報告時,學習者每秒鐘的平均音節數較少,但在15周及畢業評量中,口語段落卻變得較短。這是因為課堂報告時學生停頓較多。突出字所占的百分比在課堂報告及15周評量變化不大,但畢業評量時卻顯著增加。過去研究顯示突出字越多,聽者就越容易覺得這是由非母語人士所為。音高範圍在課堂報告最廣,畢業評量中最低(結果見圖一)。學者指出音高範圍窄通常是英語程度較低、或是口音較重的表現。

讓學習者適應不同風險環境

 

本研究顯示學習者在風險程度不高的情境中,會有最好的口語表現。英語教師可以根據這項原則來設計各種不同的活動(比如有時間限制、風險高、有規則限制、單向式、對話式),讓學生可以逐漸在不同風險的情境中,都能有一致的口語表現。

 

教師可以利用Peter Skehan所發展出的架構(請見第69期本專欄),製造不同風險的情境供學習者練習。最直接的方法,是調整時間來增減情境壓力。比方說,要求學習者在三分鐘以內對同學簡報一份書面研究計畫,就很有挑戰性。若要減輕情境壓力,教師可以讓學習者在這三分鐘內使用提示卡。在練習對話時,可以採用生活中確實有可能發生、情境壓力不同的主題,如在郵局買郵票,或是協商薪水。教師也可以在課堂上要學習者即席演講。這些不同的課堂活動,可以讓學習者的語音表現在各種情境中更為一致。在設計活動時,我們也建議教師將文化背景納入考量。

在口語簡報練習活動放進時間限制,能夠幫助學習者適應溝通壓力。

我們發現情境壓力與風險對學習者的口語表現影響十分顯著。在低風險情境中,學習者較常停頓、口語段落較長、突出字較少、音高範圍也較廣;在高風險情境中,學習者的口語段落較短,突出字變多、音高範圍也收窄。我們也發現這些語音特徵的變化會影響學生的成績,在課堂報告時,停頓太多會降低學習者的得分,而在畢業評量時,太多突出字也會降低分數。

 

(原文刊載於《TESOL Journal》網站,本刊之轉譯係經TESOL正式授權,然譯文非由其審定。)

註:突出字指因聲音強度、長度、音調等因素易被意識到的單字。

 

Alyssa Kermad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阿帕拉契州立大學語言、文學、及文化系的助理教授。主要研究口語認知、口語評量、第二語言口語及發音、以及第二語言習得。

 

Okim Kang

美國亞利桑那州北亞利桑納大學應用語言學學程的副教授。主要研究口語產生與認知、第二語言發音及辨識度、第二語言口語評量及測驗、電腦評分及口語辨識、世界英語、以及語言態度。

 

文/ Alyssa Kermad、Okim Kang

編譯/周如怡 責任編輯/張淳育


Tags: No tags